掘金塞班岛出境游

2015-11-22

——海上丝绸路亟待中国民企共同开发

本报记者刘可塞班特别报导

投资旅游目的地,近两年成为国际化企业圈里的常热话题。出境游相关产业运作,也成就了不少中国民营企业家“走出去”梦想。比如复星集团收购法国度假村品牌地中海俱乐部,锦江股份收购法国第二大连锁酒店卢浮集团,安邦集团收购美国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等等——这些民企扎堆的大手笔境外收购,代表了中国民营资本看好出境游,产业投资也早已成熟为“红海”竞争,然而,在太平洋西部,却有这样一片尚未开发完全的“蓝海”,如地球蓝宝石般,静卧在东经145度、北纬15度。它,就是美国塞班岛。

11月,本报记者应邀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跟随中国大陆媒体考察团,走进海上丝绸之路塞班,实地探访中国民企出海之路。

昨日:塞班之殇

南临菲律宾海,北面太平洋。塞班岛既是兵家之争要害之所,也是丰富海上资源的集结之地。这是离美国最远的领土,离中国最近的美国。

 “从前人们把它叫做‘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上不沾天下不接地),除了血液里浓缩着航海基因的北欧人在这些只有海鸟拉屎的地方,留下过草灰蛇线的痕迹外,塞班岛就是日本大东亚共荣圈计画的野心和偷袭珍珠港将美国捲入太平洋战争的杰作。任何一本教科书都可以告诉你,70年前在这个占地球面积三分之一的西太平洋上,为了佔领和復仇,演绎过怎样的血腥和现代战争的残酷!”博华顾问、董事总经理裔锦声博士对记者说,“当时的塞班岛,被炸得连蛇都绝迹了,甚至蚊子苍蝇也见不着一个!”

塞班之殇源于战争。岛上有一处着名景点叫做“万岁崖”,源于二战时期美日军队为争夺该岛留下了震惊世界的残酷战斗——塞班岛之战从1944年6月15日美军水陆空进攻塞班开始,到7月9日战斗结束。日军指挥官切腹自杀,30000多名守岛士兵战至不到1000人。当美军彻底夺岛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8000多位日本平民居然和剩下的军人一起结伴自杀以殉国——他们来到海岛面向家乡的地方,嘴里喊着“天皇万岁”,不顾美军翻译的阻止,一个接一个有序跳下太平洋,跳崖时有的妇女怀里还抱着襁褓中的婴儿。

正是因为惨绝人寰的夺岛代价,美军决定放弃近距离对日作战。不久之后,名为“小男孩”和“胖子”的两颗原子弹从塞班岛附近的天宁岛装载完毕,投向了日本。

塞班之殇源于传统制造业。记者瞭解到,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服装加工业曾是塞班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在2001年以前,由于输入美国的纺织品有配额限制,服装加工业选择在美国领土内的塞班设立工厂,以绕过配额限制。最鼎盛的时候,岛上有30多家服装加工厂,从业人员超过3万人。2001年,美国取消了纺织品进口配额,塞班岛的制造业优势荡然无存,服装工厂纷纷迁往劳动力更加廉价的亚洲国家。2009年,塞班的最后一家服装工厂关闭,彻底停滞了塞班的制造业经济发展。

今日:产业崛起

很少有旅游目的地可以提供旅行者的所有要求,塞班却是其中之一。作为美国北马里安纳群岛邦的首府,塞班岛是北马里安纳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也是邦内近九成人口所在地。塞班岛是一座典型的珊瑚岛,全球顶级的购物、餐饮、观光、活动体验在这里有着惊人的丰富和不同。由于近邻赤道,塞班一年四季如夏,这里有着比夏威夷和巴厘岛更纯净的水质和更美丽的风景。其中持美国护照的原住公民约为3万人,包括美国人和当地土着人,其他均为外来工作者和投资人,尤其是每个商店、每个酒店和每个景点都有成熟的中文环境。

美国的领土,日韩的后花园——源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塞班另一经济支柱就是旅游产业。记者瞭解到,塞班因为与日本距离近,加上特殊的歷史关系,战死的日本军人和平民遗族经常定期来祭,高峰时间每年达数十万之多。但随着日本经济衰退,旅游业也受到了打击,尤其是在2005年日本航空撤出之后,日本游客开始急剧减少。

“2009年的时候,到访塞班的旅游者61%来自日本,28%来自韩国,9%来自中国,2%来自俄罗斯和其它国家。但现在,岛上几乎1/3是原住民,1/3来自日韩,1/3是中国人。而且虽然过往4年,塞班岛的旅客人数每年只增加了10%,但中国旅客的增长却达到了4倍,超过了53.7%的年复合增长率。”塞班旅游局局长Perry Tenoriod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塞班岛州长Governor Eloy Inos更是笃定地表示:“明年中国将是塞班第一游客来源国——我们今年和日本只相差500人。”

Perry Tenoriod介绍说,塞班作为自治州,向中国游客开放,实行“落地签”,通关手续十分便捷。塞班与中国只有2个小时时差,飞北京的航班只需要不到4个小时,上海更近,2个半小时即可抵达岛上。

记者深入瞭解到,基于塞班正在更加开放的产业政策,中冶集团已经在塞班扎根建设。更难得的是,中冶集团的普通建筑工人,居然拿到的是美国的工作签证,所有的原材料均是从中国转运过来,这也是中国国字头企业第一次在美国领土上真正意义上拿到美国工作签的大规模投资建设。

“我们是在做一个大旅游的产业概念,引进中冶集团合作,也无形中消化了国内过剩产能,还带动了整个GDP。”有着20年全球资本市场经验的博华国际全球资本市场总裁、德意志银行机构客户部亚洲联席主管严衍申对记者说,“整个岛屿现在是正在崛起的一个概念,什么都缺,需要建的东西太多,后续产业运作和资本运作可以容纳的市场空间非常大。中国民企开发建设塞班岛,我们也算是在‘产业援美’。”

当下:投资热土

在见到博华国际高级副总裁邢涛的时候,他经常穿着一件印着海岛图案的花衬衫。他介绍说这是代表当地的“岛屿衬衫”,我们则笑称他为“地主”。作为博华国际常驻塞班岛的主要负责人,邢涛见证和参与了博华国际作为一家中国企业怎样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为当地带来的巨大改变。

“我们拿到的项目牌照是50年的许可,要建全球最大的海岛综合度假村,总投入上百亿美金,自投差不多30亿美金,项目包括要建全球最大的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全球最大的水上乐园游乐设施、主题公园、世界级的医疗及体检中心、特色客房、别墅等等。我们第1期项目会在2017年1月前完成,都是自建。第2期项目呢,希望有合作伙伴一起进来。整个综合度假村和所有专案会在2020年全面开幕。”邢涛向记者介绍说。

“目前来看,国内有实力的房地产开发商,是我们最需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严衍申补充说,“为我们做项目设计的,就是做过澳门金沙、威尼斯,美国拉斯维加斯等顶级娱乐综合体的设计师。”

“当地医疗、教育和基建都比较薄弱,也是共同投资的热点。”邢涛说,“最难的牌照许可部分,我们公司已经拿了下来,我们和当地政府的公共关系非常好,在进行岛屿开发时,许多法律都是空白,我们甚至协助政府一起制定和通过了许多相关法律条文——整个国会不到30人,沟通管道很顺畅。”

记者从旅游局长Perry Tenoriod口中瞭解到,自从博华国际开始主导开发塞班岛后,带动了岛上包括旅游业在内的许多产业发展,而且很明显是从低端市场逐渐转向了高端市场,行业面貌也更加规范有秩序。

记者发现塞班岛上许多树都只剩下半截,似乎被拦腰砍断一样,从岛民处瞭解才知道,就在8月份的时候,塞班经歷了一场百年不遇的颱风,岛上许多树都被颱风直接刮断,居民受灾严重。博华国际主动担负起岛民的救援责任,为当地居民捐物品、盖新房,高管甚至每天都带着团队去做义工,赢得了岛上居民对中国企业的充分信任。

“我们的企业的确给当地办了不少事情,CEO每天都很忙,上午一直在州长办公室,帮助处理当地退伍军人安置以及居民养老金问题。”博华国际一位负责行政管理工作的员工对记者说。 

未来:开发无限

记者瞭解到,塞班岛的政治体系非常稳固。自从1986年正式加入美国后,国防和外交事务由联邦政府统一管理,移民和劳工事务自2009年起也由联邦政府管理。但塞班属于州自治,由全民选举总督、副总督及立法机关出来,拥有独立的立法权。

记者还发现,塞班有着非常宽松的EB5投资移民计画,只要年满21岁,只需80万美元合法来源收入,大约10个月即可取得美国绿卡,而且无任何学歷、语言、经商背景或工作经验的要求。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企业合作共同开发塞班岛。博华国际现在是大旅游的开放概念,合作伙伴可以考虑新专案5:5共同投资的产出比,也可以进行品牌输出,获得贴牌权,在美国领土上,中国企业生产加工的东西,不再是made in China,都是made in USA.”博华国际CEO Mark A.Brown如是说。

 “当地人其实非常欢迎外来尤其是中国投资者过来,因为岛国本土的孩子们,一旦长到16岁,就会一批批去到美国免费上中学,成为美国公民。只不过,美国一直想要放弃这个补贴项目。”裔锦声博士对记者说,“但中国现在的崛起和对海上资源的探索,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国战略,使得这些太平洋岛国有了一个平衡中美的王牌。塞班在海上丝绸佔据重要的地理位置,没有哪个地方,像塞班这样环境优美、政策开放、又尚待开发。如果有志同道合的实力派企业家一起进来,可做的事情,就实在太多啦。”